公无渡河,公竟渡河!
堕河而死,将奈公何!

我家有一只和我一起长大的猫,花斑土猫,九岁那年死了,老死的,还是家人亲自动手,哭了很久在老家后山上给他立了个小坟,可是我连它尸骨在哪都不知道,后来下大雨,被冲走了。它有很多和我们家人的合照。

它是唯一一个陪伴家里人最长时间的猫,大家都很想念它,但是并不会时常悼念它。
每年都有新的猫加入,家里不养狗说是会打架,有只白狗,从外地带回来的,小时候特别皮,两年后出门被车撞死了,从此以后家里再也没养过狗了。

后来我时常问爷爷白狗在我们家多长时间,他总是说有五年,但是我记得只有两年。
别人说起猫呀狗呀的我就会时常想他们,我并不会凭外表对其他物种或者事物产生感情,只有真的建立起来某种羁绊,我才会有喜爱之说。不会因为我喜欢唯一的这两只而去对所有猫产生如此感情,表面上的喜欢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滥情的欺骗,即使是喜欢某个物种,我也不会再对其他类似的猫狗产生相同的感情,我要记住他们的存在过,不可磨灭。再者猫本质上是不通人性,冷漠的,即使它们可爱。相遇并不是来源刻意的追求或是例行公事,只是从我出生以来我就知道它的存在,一切皆是缘,万般不由人。

评论(4)
热度(14)

© 天然小农场 | Powered by LOFTER